各位中秋快乐❤
就想写写携手浪迹天涯的两人
发出来自断后路
侠客信×皇子邦
废话超多注意

刘邦身为三皇子,自己对皇位也没什么欲望,照理来说是不会被卷入这场纠纷之中的。可奈何自家五弟偏偏对皇帝这个名号情有独钟,大哥二哥在朝中势力太大不好下手,四哥又早夭,他也只好把矛头先指向没什么靠山也没什么能力的三哥。这可就苦了刘邦了,好不容易骗过娘亲骗过萧何顺了匹马溜了出来,路上哼着歌高兴着呢,一道寒光就擦着他的脖子直直插入土地,吓得刘邦头都没回扬鞭催马绝尘而去。

不过正所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好不容易绕出山间小路回到官道,刘邦才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前有猛虎后有追兵,看着不远处那几个熟悉的面孔,刘邦压低帽檐,感叹自己临走前换了套平民装束是多么聪明的决定。心里骂了萧何煞笔几遍,刘邦屁颠屁颠地找了个驿站住下,顺道去隔壁的酒肆点了几杯好酒来庆祝一下自己成功离家出走。

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刘邦撑着下巴看着酒肆里的众人。不得不承认平民的生活真的有趣许多,他们没有皇家那么多繁琐礼节,也没有宫中之人那么多心眼,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的时候还能来酒肆要点小酒点些小菜和同桌人嗑嗑瓜子唠唠八卦——嗯,怎么说呢,有点羡慕。

不过今日客人似乎多得有些过头了。刘邦很自然地开口问同桌的另一人:“最近长安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被问的人一愣,显然对刘邦的自来熟很不适应,片刻后才开口回道:“此次武林盟主的选拔之地定在长安。”

“那阁下也是来参加选拔的咯?”

“在下不才,尚未出师,更不敢与前辈相较。”

“那你来这里是干嘛的?”

“敢问阁下来此又是为何?”

好家伙,被反问了。刘邦扭头,同桌那人戴着斗笠,微低着头,整张脸都恰好被遮住,只有略长的红色刘海在微微摇晃。

“你怎么在酒肆里还带斗笠啊?”

“阁下可有资格说我?”

“我这是……啧,事出有因。”

“那在下也是事出有因。”那人笑着说。

刘邦撇撇嘴,这人真是狡猾。目光往酒肆门口一瞥,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嘿嘿一笑,对那人说道:“要不我们两人打个赌,我赢了,你把斗笠摘下来;你赢了,我把斗笠摘下来。”

“阁下为何对在下的容貌如此在意。”那人无奈道,“那赌就赌吧。”

嘿嘿,中计了。刘邦指着刚进门的萧何:“那个人是来作什么的?”

那人摸摸下巴,不一会就答道:“怕是来寻人的。”

“这么肯定?”

“自然。来者神情焦急,一看便知不是来喝酒的,手上还拿着个画轴,那最大的可能便是寻人;而且此人的衣着不菲,想必他所寻之人的地位还要在他之上。”

诡计没有得逞,刘邦破罐子破摔把斗笠一拿,说实话大热天戴着这东西也是累人,他出了满头的汗,就连刘海也被浸湿了,耷拉在额头上,刘邦甩了甩脑袋,紫色长发也随着一抖,配着略微泛红的脸颊,倒也有几分可爱。

那人双唇惊讶地分开,虽说他一开始就觉得刘邦的样貌定不会太差,但还是让他有些吃惊,况且刚才刘邦那一串动作倒是让他想起了前不久他师弟从异域带回来的名叫“仓鼠”的小玩意儿,思及此忍不住轻笑出声。

身份已经暴露,此地不宜久留。

刘邦也懒得把那东西再戴回去,迅速甩出几块碎银到桌上,抄起落座时放下的武器转身便跑,还顺带对那人说道:“多的钱算我刘季请你的!”

话音还没落,人倒是已经不见了。

“三皇……三少爷!”萧何大喊,“你们快些追上!”

那人拿起桌上的剑,走向萧何:“阁下若是要寻刚才那人,在下可以帮忙。”

“你是……?”

“在下淮阴韩信。”

说着韩信摘下自己的斗笠,令刘邦好奇的容貌果然不是太差,甚至可以说是极好,棱角分明的脸英气逼人,眉目间虽有些淡薄疏远之意可微笑起来却让人如沐春风,红色的长发被高高束起,简单干练。

“韩少侠好意萧某知晓,可这实乃家事,不好交于外人……”

“可这人在下必须要寻,”韩信掂了掂手中的剑,笑得无奈,“他走得急,把在下的枪都拿走了。”

————
有吃信邦的小伙伴陪我玩吗……?

评论(7)
热度(41)

明日有雨

如白驹过隙

© 明日有雨 / Powered by LOFTER